Free。

世界遗产之群马县富冈制丝厂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因为工作面试比较忙碌,再加上后来樱花季节我十几天都在京都赏花,最近一个月没有更新,实在抱歉。从明天开始的连续三十天左右时间里,我会每天整理出一个景点的樱花照,推送给大家欣赏。



2011年东北大震灾后日本政府为了振兴旅游业而开始推行的志愿者旅行已经是第四个年头。在这之前,每年我都有机会参加一二个行程。而今年的目的地之一是刚刚被收录进世界遗产名录的富冈制丝厂。



富冈制丝厂位于群马县富冈市,后者是日本的蚕茧之乡。明治时期为了实现产业与科技的现代化,由政府在此设立示范工厂,利用生丝的出口来筹集资金,极大地提高了日本的国力。2014年夏天,以富冈制丝厂为代表的近代绢业遗产群被收录进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共包括富冈制丝厂、荒船风穴、田岛弥平旧宅、高山社迹四处遗址。而在此之前,这个地方一直默默无名,据当地观光科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在被评为世界遗产前,连日本人也不常来观光,更不用说外国游客了。直到被列入世界遗产后约一年的时间,才有两百多名海外观光客慕名来访。一夜腾达之后,当地政府正在谋求振兴旅游业的契机与方法。




从东京站出发乘坐新干线约一个小时到达高崎车站,在这里换乘普通电车约半个多小时就能到达富冈车站。

车站很小,但是外观很现代化,随处可见世界遗产宣传的牌子,应是登录世界遗产后新建。

从车站出发并没有巴士,这里有类似于巴士功能的TAXI运营,具体信息可以在车站出口的问询中心获得。我们沿着车站前的马路走去制丝厂,差不多要步行十五分钟。这是一条非常具有日本小村镇风格的小路,并没有什么华丽的修饰。一座座古朴的房子,偶尔有一两个老旧的商铺。

穿过几条巷子,人忽然多了起来,原来路的尽头就是富冈制丝厂了。这周围的几条街,也因此得以繁华起来。周遭遍是传统的日本小吃,带着当地特有的味道,好奇心让你不得不慢下脚步,看一看这里叫卖的究竟是什么。店主人可能是个主妇,朴素的衣着、热情的笑容;也可能是个婆婆,红光满面,精力十足:她们站在店铺门口,迎着来往的游客递上自家特制的试吃产品。你尽可以扔掉羞涩,一家家吃过去,这些食物,可能有当地特产的宽乌冬面,也可能是店主人精心制作的油炸馒头(一种红豆沙馅的糕点),当然更有可能是一杯桑叶粉冲泡的淡茶、一小盒有蚕丝原料的果冻。吃完后,若是觉得好,尽可以买一些作特产;就算不想买,也只需跟店主人道一声谢,说句好吃,他们便心满意足了。







在制丝厂对面小店吃过一碗当地特色的宽乌冬面,大家开始进入富冈制丝厂参观。进入正门,迎面就是宣传画中的建筑——一座红砖堆砌的长条形房子了。


这座建筑是东侧蚕茧仓库,以木头为骨架,内部砌筑砖头,在采用西方新型材料的同时,又保留有传统的日本瓦覆盖屋顶的技术;而砌砖的接缝处则用石灰浆接合。由于法国人的参与,砖头采用梅花堆砌方法,让整栋建筑物产生了流畅的美感。蚕茧仓库的南侧是缲丝车间,讲一口流利日语的法国向导带领大家进入内部参观。在里面可以亲眼见到当时使用的纺织机器,一边的电视屏幕循环讲解着当时的纺织工艺。我在这里被跟拍的NHK电台逮住,用蹩脚的日语接受了一段简短的采访:关于中国游客对于设置的图标是不是简单易懂。不晓得后来上电视没。


东南侧有一栋正面有些像猫的建筑,窃以为跟和歌山的猫站长小站风格很像,两侧都有尖尖的耳朵,看上去很萌。这里曾是当时被聘请担任厂长的法国人卜鲁纳一家的居所,后来也被用作女工馆。




参观完制丝厂,继续沿着另外几条小巷子调查。巷子里没有什么游人,却遍布居酒屋,想必晚上也是相当繁华的街道。
走不多远,看到一家有百年历史的割烹料理店,主人是一位婆婆,她带我们进去参观。因为并非吃饭时间,迎客厅里座椅整整齐齐摆置在桌面上。榻榻米上铺着红毯,墙壁皆以红色墙纸装饰,拉门上则画有精美的仕女与梅花图案;一边展示着和服与传统的日本装饰摆件。在昏黄的灯光下,内部显得富丽堂皇又不失古意,肯定少不了主人的一番苦心经营。



巷子的拐角有一家肉店,虽然主要卖生肉,但也会卖非常好吃的土豆饼。小店门口贴满电视台的报道以及主人跟一些名人的合影,而主人显然是一位颇为有趣的人——他闲来无事统计了附近学校各个社团人气最旺的土豆饼口味,绘制出排名表,抄在花花绿绿的彩纸上,便也贴在一边。小铺前面放了一个鱼缸,感觉破破旧旧,爬满了青苔,里面偏又游了许多尾从附近河川里捕来的小鱼;对面则放了一排座椅,有学生买了土豆饼后就坐在那里一边聊天一边吃着。看来店主人也十分享受这样的情景。



后来转到大路上,有一家经营冰激凌、糕点和桑粉的小店,女主人把店铺打扮的十分有特色:正中是一个火炉,围炉一圈桌凳,四周是各式各样的商品,墙上也贴满了装饰。我们在长椅上坐下,品一杯桑粉茶,吃一块桑叶饼。不断有人进来,或许独自一人或许带着孩子,应该都是附近的居民,大家也各自找地方坐下,喝一杯茶,吃点东西,聊聊家长里短。同伴点了一个绿色的冰激凌,告诉我这是有加入桑粉的冰激凌,被店主人听到,笑个不停,“这可是普通的抹茶冰激凌啊。”于是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小店里充满着轻松的气氛。


时间至此,行程也就差不多要结束了。因为是振兴观光为缘由组织的活动,所以最后要到市役所的会议室里讨论关于富冈旅游需要改进的地方。现在写这篇流水文也算是调查之后被分配的任务,附上更多当天的照片,希望各位也能通过此文认识了解一下这个新的世界遗产。


当地特色的宽乌冬面



车站随拍




群马县吉祥物





制丝厂内部



樱花将至的街道装饰




一些当地特色的点心



添加蚕丝的肥皂


 


车站的手绘明信片 



最后,一张好玩的脸




心心日本最前线:

北九州,河内富士藤园紫藤花隧道

每年的4月下旬至5月中旬,各种紫藤花顺次绽放,这就是个童话般极致浪漫的世界。

安德莉凯利:

[世界遗产]京都-醍醐寺赏枫行

醍醐寺并不难寻,坐京都地铁东西线到醍醐站下,出站即有接驳巴士。红叶季时游客如云,少不得要排队等上几班,急性子如我们就直接步行去醍醐寺。记得车站STAFF告诉我们走一刻钟左右,结果一路上坡,十足花了20多分钟。

醍醐寺于公元874年由圣宝大师始建,因醍醐天皇而兴盛,又在应仁之乱中荒废(仅剩五重塔)直到与丰臣秀吉的“醍醐花见”再兴,才最终形成如今的规模。醍醐寺占地200万坪以上,分上醍醐、下醍醐。上醍醐寺名列西国三十三观音道场,供奉准胝观世音菩萨(别名七俱胝佛母准胝,意为:七亿佛之母),据说是西国三十三观音道场中最难参拜的一座,从下醍醐步行三公里山路才得入,往返最少三个小时。因此如今游客们通常只参拜下醍醐。

醍醐寺的三宝院不许摄影,偏生红叶季的景色又美极,大家只能用双眼来贪婪记录。三宝取意为佛教三宝“佛、法、僧“。正门是桃山时期的唐门风格:桧皮茸、涂黑漆,正面饰以金箔桐纹配菊纹,壮阔豪奢。院内七十二幅壁画都由长谷川等伯、石田幽汀等大画师创作。最特殊的是庭院,由丰臣秀吉亲自设计,醍醐寺座主义演完善,当时一流的庭师参与制作,其中便包括了有”天下第一石组名手“之称的贤庭。庭院中心设”龟岛“、”鹤岛“以桥相连,正面的”藤户石“据说来自丰臣秀吉传说中的梦幻府邸”聚乐第“。三宝院可以说是日本屈指可数的桃山风格豪奢庭院。

三宝院不能摄影的遗憾终于在弁天堂得到了弥补。从小径初始就远远瞥见远处层叠交错的红,走近至可见弁天堂全貌的入口处,人人都目瞪口呆,不知是梦是幻还是真。如今回头看照片,还是觉得呆板笨拙僵硬,不及真景之万一,想要用文字描述,也不知该从何写起。想要昨日重现,大概真的只能重访旧地,多作盘桓了。


安德莉凯利:

神社与婚礼

第一次去镰仓鹤冈八幡宫的时候,就碰上了传统的日式婚礼。即使是日本人,在白无垢的新娘现身后也与外国游客一般兴奋围观拍照。后来发现自己人品真心不错,在下鸭神社、严岛神社都目击到了「神前拳式」。相比都市的欧风小教堂,神社婚礼确实有种“难言的神性”与“静寂之美艳”的合体感。

那么在世界遗产的严岛神社和下鸭神社内举办婚礼究竟需要多少费用呢?好奇心作祟之下去研究了番,发现最基本的套餐在8-10W日元(30分钟,30人规模)左右,也就是说只要6000元人民币就可以在顶级的神社举办婚礼。当然,除去仪式,婚宴会席料理的价格另计,从600-1000RMB/人不等,也不算特别昂贵,其他例如舞乐等附加项目则看新人的腰包是否丰厚了。

Comme un Poète:

这张不是胶片,因为没法自己拍自己,有点可惜。

摄于京都高台寺,北政所宁宁最后归隐之处。身边是很有名的一棵枝垂樱,姿态极美,此时开的正好。


SINCE Fennie:

(日本北海道随笔录  美食篇 多图预览 均菲林拍摄)


美食、音乐,最无国界。

来到日本,“吃”是重要的环节!

总有一些呆萌的男生爱问,你们女生为何都爱吃日本料理呢?

无油呗,减肥咯,舒服哈!

嗯,吃日本料理有一个总体的感觉,就是相对地吃得舒服,不会热气哄哄,也不会油油腻腻。所以女生偏爱之,当然这只是个概率上的小计算结果。

这趟日本行,由于是FAMILY出行,所以为了照顾老小,适当选择了半自助型,多数是吃酒店的自助餐,还有一顿相对豪气的海鲜大餐。

日本人的餐厅是非常安静的,这种安静让你就是细微的口腔咀嚼声,都有点左盼右望。特别是更大型的综合型餐厅,这种状况更加明显。哪怕是小孩子,也很安静地坐在儿童椅子上,偶尔的几声哎哎呀呀。

每张桌子都放一块牌子,附注就餐状况。让自助型餐厅的人一目了然是否有人就坐。

日本的食物,多数原汁原味;块头小,堆放齐整,有着先天的强迫症。清淡和重口并列,清淡的配料、重口的新鲜食材,直接的生吃。也许北方童鞋不太喜欢,但对于生长地域相对类似的我,倒是如鱼得水。

有太多的不敢吃,在这里通通放纵的吃。这究竟是不是一种落魄呢?

“舌尖上的中国”,让我们为国人美食烹饪的高超想象力和萃取自然精华的能力折服。然而安全问题,忧患着每位食客的心。

也许会有人辩,日本还有核辐射问题呢?但至少,这个国度绝对不会让公民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缺失。

我们一路看到欣欣向荣的森林覆盖,均是日本政府从国外购买种子一粒一粒地播种下去,形成如今的参天大树。原本是火山遍野造就的匮乏大地。

日本逢3月就是敏感的花粉过敏季,原因是当初政府选择播种的某一种树木造成的,目前政府正在筹备各项资金,准备于近些年将这些树木移走(注:是移走不是砍伐),再全面地种上更适合的树木。

-----------------------------------------------------

我内心虚张声势的民族情绪,终于在食物面前有点可怜的瓦解。

人,食之为本性,在这个最基本的生存保障面前,我于“敌国”的餐厅里,完全放松的吃一顿健康的大餐,喝一口直接来自水龙头的白水。压低声音小小打了个嗝,安静起身再走向食物台上,大开杀戒!